案例
发布时间:2019-10-27 12:26

  本文介紹了發生在一大型養豬場豬流行性感冒和多種病原混合感染的病例,以及作者采用的控制措施和體會。

  豬流感是由正粘病毒科中A型流感病毒(圖1)引起的一種急性、熱性、高度接觸性的呼吸道傳染病。根據核蛋白(NP)和基質蛋白(MP)的不同,流感病毒共分A、B或C三個型號。血凝素(HA)和神經氨酸酶(NA)作爲流感病毒亞型和株的主要依據,目前發現,豬流感的HA有15個亞型,NA有9個亞型。在豬中廣泛流行的4個最常見的流感亞型是H1N1、H3N2、類禽源H1N1、類人源H3N3。其中每一種血清型當中又有不同的毒株,這些毒株之間致病性也各不相同。各種血清型的病毒都可引起各自的免疫反應,但互相之間不存在交叉免疫性。這樣,豬群就可能先後感染不同血清型的豬流感,也可能同時感染上一種以上的豬流感。流感病毒對幹燥和低溫抵抗力強大,凍幹或-70℃可保存數年,60℃20分鍾可被滅活,病毒對醛類和碘類消毒藥特別敏感。

  本病一年四季均可發生,多發生于天氣驟變的晚秋、冬季、早春、盛夏等天氣。不同年齡、性別和品種的豬對豬流感病毒均有易感性。本病的傳染源主要是患病動物和帶病毒動物(包括康複的動物),人和豬對豬流感病毒最易感,感染人流感病毒時,豬的流行稍遲于人的流行。流感病毒主要在呼吸道粘膜上皮細胞內增殖,存在于病豬和帶毒豬鼻液、痰液、口涎等分泌物中,病毒隨著噴嚏和咳嗽排出體外,豬可以通過呼吸道感染豬流行性感冒病毒或人流感病毒而發病;在豬群密集、通風不良等環境,空氣傳播可引起大範圍的暴發流行,在發生過本病的豬場,有時也可散發。豬流感發病率可高達100%,而死亡率小于1%。疫情一量暴發,往往在2-3天內豬場大部分豬只發病。如沒有繼發和並發感染,病豬一般7天左右康複,疫情可在2~3周內迅速結束。臨床上本病易繼發和並發感染副豬嗜血杆菌、豬呼吸繁殖障礙綜合征病毒、胸膜肺炎放線杆菌、沙門氏菌、巴氏杆菌、鏈球菌等,使疫病更爲複雜,病情加重,死亡率增加,損失更爲嚴重。

  現將某大型豬場豬流感和多種病原混合感染的發生和控制情況作一介紹,以供同行參考。

  5月上旬,某大型豬場生長豬和育肥豬和部分母豬在1-3天內大部分豬突然發病,並迅速傳播並蔓延全群,病豬體溫升高,流水樣或膿性鼻液,食欲廢絕或明顯減少,咳嗽、呼吸困難、衰竭。部分母豬出現流産、早産,個別母豬死亡,發病豬臨産時木乃伊、死胎數量增多。豬場裏平時跑動迅速的老鼠突然變得行走緩慢,反應遲鈍。該場有生長育成舍七棟,存欄豬共有3632頭,發病豬高達2358頭,至疫病得到控制時,共死亡1022頭,淘汰619頭,發病率高達64.9%,發病豬病死率爲43.34%,發病豬淘汰率爲26.25%。豬場先後采取常規的藥物治療方法,效果不明顯;我們經臨床剖檢和實驗室檢測,診斷爲豬流感和多病原的混合感染,采取綜合性防控措施後,控制了疫情的發展。

  患豬體溫迅速升高至41℃-42.5℃,全身發紅,鼻鏡幹燥,接著鼻孔流出清水,幾天後變爲濃稠鼻涕,部分豬口腔有白色分泌物(白沫)流出,部分病豬耳、大腿內側及臀部有紫斑。豬舍地板上經常可見到白色濃稠的粘液。患豬精神萎靡,呼吸急促困難,咳嗽,眼分泌物增多,眼結膜潮紅,食欲降低或廢絕,肌肉關節痛、不願活動,觸摸時敏感、尖叫。糞便幹燥,表面帶有粘液,小便呈黃色。體重明顯下降和衰弱。發病嚴重的患豬腹部、臀部、耳尖皮膚發绀,鼻孔流出白沫或濃稠鼻涕。發病懷孕母豬體溫升高、食欲廢絕,張口呼吸,部分母豬出現流産、早産,個別母豬死亡,發病豬臨産時木乃伊、死胎數量增多。發病懷孕母受産仔豬發育不良,死亡率增高。存活的則轉爲慢性病,持續咳嗽,消化不良。

  病理變化以鼻、喉、咽、氣管和支氣管粘膜充血水腫,氣管內有大量淡黃色濃稠粘液;肺的病變不一,患病較輕的豬只僅在肺的邊緣等部位出現炎症,混合感染時整個肺均有病變,病變區與周圍正常區域界限分明,呈紫紅色,肺呈間質性肺炎,水腫、膨脹不全,稍凹陷,觸之似皮革,切面流出大量帶泡沫樣液體;病變部位通常限于尖葉、心葉和中間葉,呈不規則的對稱,呈深紫紅色,有血樣浸潤病竈,部分病豬肺表面可見纖維素性滲出物。肺門和縱膈淋巴結顯著腫大,切面多汁,充血出血。脾輕度腫大;心包蓄積含纖維素的液體;部分患豬胃腸粘膜發生卡他性炎症,十二指腸充血明顯。混合感染時可見個別病死豬肝表面有大小不等的出血點或出血斑,灰白色壞死竈,部分病死豬胸腹腔有纖維素性滲出物。

  6.1 樣品采集:無菌采集發病豬的血清、鼻咽和氣管分泌物、病死豬出現病變的上呼吸道和肺組織等病料用于檢測。

  6.2 分別采集發病4天和19天的患豬血清各15頭份,采用血凝試驗和血凝抑制試驗檢測流感病毒抗體,呈H1N1陽性反應有23頭,呈H3N2陽性反應有7頭。急性期和恢複期(相隔10-21天)的雙份血清樣品,發病19天患豬抗體效價爲102,較發病4天抗體效價41,抗體滴度明顯升高。

  6.3細菌、支原體培養:分別采用鮮血瓊脂和巧克力平皿、液體培養基培養,分離到細菌用生化試驗鑒定。

  6.4 豬藍耳病病毒(PRRSV)、僞狂犬病毒(PRV)、豬圓環病毒-Ⅱ(PCV-Ⅱ):采用分子生物學診斷(RT-PCR)方法檢測。

  6.5 豬瘟病毒(CSFV):采用酶聯免疫吸附試驗(ELISA)方法檢測。

  6.7 飼料黴菌毒素采用ELISA方法檢測,主要檢測黃曲黴素、玉米赤黴烯酮和伏馬酸三種毒素。

  結合該場發病情況、臨床症狀和病理變化,初步診斷爲豬流感和其它細菌、病毒和肺炎支原體混合感染,病毒爲豬流感、豬藍耳病(PRRSV),細菌主要爲沙門氏杆菌、豬副嗜血杆菌、胸膜肺炎發線性杆菌,飼料中黴菌毒素的含量超標。

  7.1 全場豬群及環境使用1:500過氧乙酸消毒,每天2次帶豬消毒,但因過氧乙酸刺激太大,二天後改用刺激性較小的“複合醛”按 1:250的比例稀釋消毒,應激較小,並使用新型的噴霧器械將消毒劑以細小的微粒噴灑至空氣中,形成消毒劑的氣溶膠進行空氣消毒,以減少健康豬通過呼吸道感染流感病毒的機率,防止本病進一步擴散蔓延。

  7.2 飲水中添加含有抗病毒中藥提取物清瘟敗毒散+可溶性多種維生素250克/噸+葡萄糖3000克/噸,同時飼料中添加20%氟苯尼考400克/噸+10%強力黴素1000克/噸,連續使用14天,控制並發和繼發感染。

  7.3 發病豬群肌肉注射安基比林+頭孢噻呋,另用維生素C+黃芪多糖,分開不同部位肌肉注射,每隔4小時使用1次,連用3-5天.

  7.4 體溫升高的懷孕母豬使用魚腥草50ml、阿莫西林320-480萬單位、溶入5%葡萄糖生理鹽水,耳靜脈滴注,每頭母豬每天注射1500-2000ml。

  7.5 豬舍要盡量保持欄舍幹燥、通風,哺乳和保育仔豬要注意做好保溫工作,對減少發病率和死亡率有一定作用。

  經采取上述綜合性措施,取得了較好的效果,有效地控制了疫情的發展,5月中旬,發病豬場沒有出現與原疫病同種解剖症狀的死亡豬只,5月下旬,母豬流産基本停止,6月上旬,豬場生産水平基本恢複正常。

  9.1 當豬群只單純發生豬流感時,發病率高而死亡率則較低,病程也短,豬只表現爲增重緩慢、肉料比降低、生産性能下降,若無其它並發症,患豬多數可于7天左右康複;如與其它病毒或細菌發生繼發感染時,則病情加重,往往發生肺炎、心肌炎或腦膜炎而死亡。懷孕母豬感染時,可出現流産,或産木乃伊、死胎,出生的仔豬發育不良,成活率明顯降低。

  9.2 由于豬流感病毒在自然界中亞型很多,而各亞型的交叉保護力很弱,加上豬流感病毒屬于RNA病毒,滅活疫苗免疫效果往往不理想。豬流感危害嚴重的地區可試用當地豬流感分離株或當地血清型的毒株制成的疫苗進行預防;仔豬免疫可根據母源抗體水平確定初免時間,第1次接種應在母源抗體完全消失之時進行,在10-14日齡之後進行。一般在斷奶後免疫1次,隔1個月後再接種1次。生産種豬每年進行1次免疫接種。後備母豬在使用前進行2次免疫接種,2次免疫間隔時間爲3-4周。

  9.3 由于病豬的死亡主要是混合感染了其它細菌或寄生蟲,發病及未發病的豬群可在飼料中添加二種以上的抗生素藥物,提前或及時添加可有效降低發病率和死亡率。在飲水中添加含有抗病毒中藥提取物成份的可溶性藥物,用量根據豬的體重及藥品含量確定,對減輕發熱反應和減少排毒有一定作用。

  9.4 在疫病多發季節,應盡量避免從外地引進種豬,引種時應加強隔離檢疫工作;豬場應遠離養禽場並禁止飼養任何家禽,特別是水禽。

  9.5 防止豬與感染流感的動物(如禽類、鳥類)以及患流感的飼養員接觸。本病一旦爆發,很難控制患病豬感染其它健康豬。

  9.6 加強欄舍的衛生消毒工作,流感病毒對醛類、碘類消毒劑特別敏感。可使用相關消毒劑消毒被汙染的欄舍、工具和食槽。

  9.7 由于黴菌毒素對豬的免疫系統造成損害,導致豬體的抵抗力降低,鑒于目前飼料中普遍存在黴菌毒素的實際情況,建議種豬和小豬飼料添加黴菌毒素吸附劑,並要避免使用只能吸附黃曲黴毒素的普通矽鋁酸鹽類吸附劑,應選擇既能吸附黃曲黴毒素又能吸附玉米赤黴烯酮的改性水合矽鋁酸鹽類吸附劑,能有效減輕黴菌毒素的危害。

  9.8 盡量爲豬群創造良好的生長條件,保持欄舍清潔、幹燥、通風,特別注意冬春季節和氣候驟變、潮濕寒冷時,要注意做好防寒保暖工作。並做到小環境保溫,大環境通風,妥善處理好通風和保溫的矛盾。(資料來源:騰駿 陳健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