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发布时间:2019-10-29 15:41

  習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要按照立足中國、借鑒國外,挖掘曆史、把握當代,關懷人類、面向未來的思路,著力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在指導思想、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等方面充分體現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新聞傳播學是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學科體系中具有支撐作用的學科之一,理所當然要在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等方面著力構建和優化學科發展內涵和理論體系。這關乎學科建設與發展的理念、思路、邏輯、方法與體系建構,既在宏觀上符合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總體要求,又在微觀上體現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發展的內在本質訴求,是推動並實現使命任務與學科自身發展的雙重戰略。

  哲學社會科學有別于自然科學,雖然它也有跨越時空、跨越國界的全球化發展曆史和時代訴求,但它更多帶有階級屬性和意識形態屬性,包含著其所在國家獨特的文化內涵和價值。因此,在文化多樣化的格局中,我們一方面要充分尊重這些學科的獨立性,另一方面要精心打造並構建其價值主體性。

  學科體系是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習總書記指出:“新聞學作爲一門科學,與政治的關系很密切。但不是說新聞可以等同于政治,不是說爲了政治需要可以不要它的真實性,所以既要強調新聞工作的黨性,又不可忽視新聞工作自身的規律性。”習總書記高度重視新聞傳播學學科建設工作,而且把新聞傳播學與政治之間的關系闡述得非常明晰和准確,既強調了新聞的黨性原則,又強調了新聞的自身規律,體現了辯證思維和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新聞傳播學應凸顯中國特色,具備時代化品格。中國新聞傳播學只有堅持中國特色,才能擁有自己深厚的底蘊和濃郁的民族底色,才能打上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的烙印;只有具備時代化特點,才能更好地融入世界新聞傳播學學科體系的整體發展格局之中,成爲其重要組成部分,從而爲世界新聞傳播學的不斷發展提供中國智慧和中國經驗。

  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和新媒體技術的廣泛運用,我國新聞傳播學的學科體系日臻完善,成爲哲學社會科學中對社會發展和科技進步反映最敏感、最迅捷的與時俱進的學科之一。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在理論建構、課程建設、教材體系等方面具有鮮明的個性化特征。如中國新聞理論是新聞學理論中的核心內容,尤其是中國主要領導人的新聞思想構成了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的基本框架;中國新聞發展史在中國新聞發展史中占有主導地位,所占的篇幅也是最爲顯著的。在課程建設方面,除了普遍開設“馬克思主義新聞觀”,還設置了“實踐中的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中國特色新聞學”“黨報理論與實踐”等一系列導向性鮮明的核心課程和主幹課程。中宣部和教育部實施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組織編寫了一套新聞傳播學系列教材,體現了教材體系的傳承性和民族性。

  習總書記指出:“我國是哲學社會科學大國,研究隊伍、論文數量、政府投入等在世界上都是排在前面的,但目前在學術命題、學術思想、學術觀點、學術標准、學術話語上的能力和水平同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還不太相稱。”這表明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的學術體系與國外先進國家的學術體系相比還存在一定的差距,因而科學地、合理地構建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學術體系是學術界面臨的現實課題。

  哲學社會科學的現實形態,是古往今來各種知識、觀念、理論、方法等融通生成的結果。新聞傳播學在我國學科建設的發展史上屬于較爲年輕的學科,曆史較短,學術底蘊不夠深厚,對馬克思主義資源、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資源以及國外哲學社會科學資源的把握和融通還需進一步深入,建設和發展的使命任務相對較重。當前和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新聞傳播學學科所面臨的任務主要是三個方面:一是把馬克思主義中關于新聞傳播的基本理論、馬克思主義新聞傳播理論中國化的成果及其文化形態,進行充分的闡發和運用,讓馬克思主義始終成爲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的旗幟和靈魂。二是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有利于新聞傳播學學術體系建設的思想資源進行深入挖掘和吸收,並在學科發展中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進行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使其可以對新聞傳播實踐提供有益借鑒。三是吸收和借鑒國外新聞傳播學中有益的理論觀點和學術成果,注重比較、批判和改造、運用,堅持以我爲主,不能不加分析地把西方理論和方法奉爲圭臬,造成食洋不化。

  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應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中國自成立之日起就把馬克思主義作爲指導思想和行動綱領,因此黨領導下的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的指導思想就不能偏離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是在經曆馬克思、恩格斯、列甯等經典作家以及中國曆代主要領導人的思想涵化、繼承和發展之後逐步確立起來的,經過曆史檢驗的科學理論,在指導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的建設和發展中作出過重要貢獻,是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的思想基礎和理論基石。習總書記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強調:“要把馬克思主義貫穿到新聞理論研究、新聞教學中去,使新聞學真正成爲一門以馬克思主義爲指導的學科,使學新聞的學生真正成爲牢固樹立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的優秀人才。”當然,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也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與時俱進的産物。隨著中國新聞傳播事業和新聞傳播學科的不斷改革與發展,它也在不斷豐富和完善,從而更好地指導新聞傳播實踐。

  話語體系是學術體系的反映、表達和傳播方式,是構成學科體系之網的紐結,主要包括:概念、範疇、命題、判斷、術語、語言等。習總書記強調:“發揮我國哲學社會科學作用,要注意加強話語體系建設。在解讀中國實踐、構建中國理論上,我們應該最有發言權,但實際上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在國際上的聲音還比較小,還處于有理說不出、說了傳不開的境地。”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在話語體系建構上面臨著複雜的國際環境,肩負著重要的使命任務。其中,有兩個問題必須予以正視並逐漸找到破解對策:一是中西方理論如何建立和完善相互對話的機制,避免各說各話的局面;二是中西方理論如何在平等的基礎上進行對話,不是單方面的強勢灌輸和壓制,而是以平等的姿態和心態進行理論上的交流互鑒。從實踐層面來看,對于我國哲學社會科學來說,我們“要善于提煉標識性概念,打造易于爲國際社會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範疇、新表述,引導國際學術界展開研究和討論。這項工作要從學科建設做起,每個學科都要構建成體系的學科理論和概念”。

  就中國新聞傳播學而言,在話語體系上也呈現西強我弱的情況。中國雖然是傳媒大國,但不是傳媒強國,我們的傳媒在世界上傳播率較低,傳播力還需要進一步提升。這一方面是由于中國傳媒 “走出去”的力度還需加強,另一方面是由于面對國外傳媒的強大勢力,中國傳媒與之相抗衡的實力顯得較弱。再加上西方長期存在意識形態偏見等因素,導致中西新聞傳播學的話語體系難以實現真正平等的交流與對話。這種局面雖是曆史形成的,但在新媒體迅速發展和中國進一步推進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必須盡快改變。要實現學科話語體系的更新,我們可以從以下幾方面做出努力。一是根據國外受衆的接受心理、接受習慣、接受方式對我們的新聞傳播學話語體系進行改造,適銷對路甚至量身定制,打造並推出適合國外學界和受衆理解與接受的概念、範疇,加強理論推廣的針對性和適應性。二是加強新聞傳播話語體系的主體性建構。在國際場合,我們要爭取發言、主動發聲,形成以我爲主的輿論生態和傳播局面。新聞傳播學話語體系建構應是全方位的、立體的,它包含新聞傳播話語方式、話語內容、話語機會等內容,並與我國對外新聞傳播“走出去”戰略相輔相成。它不僅涉及對外傳媒布局的調整,而且涉及對外新聞傳播人才的培養問題,這也是我國新聞傳播學學科建設中必須予以考量和對待的問題。

  在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學科建設和發展過程中,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三者之間應相互配合、相互協調、共同發展。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學科建設和發展的邏輯起點與目標就是,以我國基本國情和世界發展大勢爲語境,提出具有主體性、原創性的理論觀點,構建適合時代發展的、具有獨特標識的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進而形成我國新聞傳播學學科自身鮮明的特色和獨特的優勢。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後期資助項目“新時代中國新聞輿論思想創新研究”(19FXWB020)階段性成果)